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皇权

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29207-34676979/

275 约定
    275 约定  

    这之前,杜睿一直在猜想李旦的来意。

    在武道宗师这样的强者眼里,皇子的身份算不了什么,讲真的,哪怕是皇帝,若是能力不够,便如现在的英宗杜臻,不过半步宗师的修为,实际上也不会得到他们的尊重,当然,英宗若是不出长安城,龟缩在皇宫内院不出,有着符阵加持,他的战斗力其实要强过宗师强者。

    但是,一旦出行,实力便会下降。

    当初,他之所以被杜唐从背后袭击,除了意想不到之外,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他的实力不够,这才无法抵御杜唐的袭击,若非大宗师顾道人出手,他连一年的寿元都别想有。

    所以,个人的实力非常重要,所有的身份地位都来源于此,除此之外,皆是外物。

    权力的基础是建立在实力之上。

    同样是大唐皇帝,太宗时期,皇帝可以一言九鼎,皇权之重,难以想象,哪怕是像赵郡李这样的超级门阀,也只能俯首低头,那时候,若是有新任郡守前来邯郸赴任,赵郡李的当家家主便会像如今的李旦一样上门拜访,绝不会置之不理。

    天后临朝,同样如此。

    当时,有着实力不逊色于赵郡李的超级门阀反抗天后,那可是有着大宗师存在的家族,不知道天后使了何种手段,那家的大宗师被放逐到了无尽虚空,不曾返回本世界,那个门阀家族也就被天后连根拔起,数千年的传承,一夕之间消散无形。

    在太宗和天后时期,皇权是不容违逆的存在。

    神宗朝,神宗的实力也就不如祖先,只有着宗师修为,在长安皇宫内有着符阵加持,实力增强,有着半步大宗师的称号。

    那时候,神宗仍然想像太宗那般统治这世界。

    虽然,他是杜氏皇族的天骄,拔乱反正,将统治权从天后那里获得,实际上,这是因为天后并无后族,他也算是天后指定的继承人之一。

    他也只能等着天后被天地法则排斥,不得不离开本世界前往无尽虚空之后这才展开了行动,和其他几个继承人展开了一番腥风血雨的争斗,这才登上了皇位。

    他也就比其他那些继承人厉害一些罢了!

    实际上,不过是菜鸡互啄。

    然而,神宗自视甚高,以为自己能够强宗胜祖,以为皇权重如山,自己一言可决天下事,天下归心,无人敢违逆……

    所以,他行事颇为霸道,进行了一系列的朝政改革,想要中央集权,强行压制那些世家门阀,限制豪族势力,让朝廷威权深入民间。

    这种想法是好的,当然,这是对杜氏皇族的好,是普通百姓的好,而非世家门阀的好。

    在天后时期,世家门阀就像鹌鹑一般,一个个忍气吞声,不过是老虎在打瞌睡罢了,实际上,老虎也是要吃人的,不管它看起来有多温顺,一旦惹急了,便会露出真面目。

    神宗行事过激,惹恼了不少人。

    他对于权柄这方面还是比较厉害的,并没有一昧打压世家门阀,而是采取拉拢一派,打压另一派的策略,毕竟,世家门阀之间也是有着矛盾的。

    杜氏皇族以关中为根基,定都长安,自然是拉拢关中门阀,打压关东世家。

    这便是河北叛乱的原因。

    表面上,这是河北镇军不满长安朝廷这才掀起了叛乱,实际上,这背后有着关东好几个世家门阀的支持,范阳卢氏为代表。

    其实,太宗朝也好,天后朝也好,对于世家门阀的态度并不比神宗朝时期要好多少,然而,那时候世家门阀只能如鹌鹑一般忍气吞声,反叛的基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神宗这样做,却惹来了军事叛乱,若非郭令公力挽狂澜,帝国都差一点覆灭。

    原因很简单,实力不够!

    神宗自身没有强大的实力,支持他的力量不足够之后,他也就现出了原形,就像是地球寓言中的黔之驴,一点吓不住老虎,也就死路一条。

    神宗朝往后,皇权也就式微。

    在太宗朝时期可以压制世家门阀的地方政府,现在,不过是地方门阀的代言人罢了,哪怕郡守一职皆来自长安委派,实际上,再是强势的郡守,也须得和地方门阀搞好关系,何况,那些地方大员的出身也属于门阀世家,像郑程这样叛出自家宗族一心成为皇帝狗腿子的终究是少数。

    地方大员上任,如果当地有着强大的门阀存在,须得如郑程一般主动上门拜见,至于那家的家主同不同意接见,那又要看具体情况了。

    像李旦这样主动上门拜访,基本不存在。

    哪怕这郡守贵为皇子。

    所以,得到赵郡李氏的家主要来拜访自己的讯息之后,杜睿难免会猜想对方的来意,这决计不会是一次简单的拜访,一定有着目的。

    但是,情报不明,杜睿猜想不到。

    见面之后,杜睿也有着感应。

    当初,在城门口,有气息窥探,惹得他识海中的石碑意志差点产生异变,现在,那种感觉又来了,但是,杜睿这次有着防备,神念在识海中激荡,各种神通荡漾,遮掩住了那一丝变化,并未让石碑意志再有反应,不过,这种控制并非简单的事情,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当然,表面上,他面不改色。

    青鸟在识海中翱翔,鸣声清亮。

    面纱下,李婴宁面色苍白,额头有着几滴汗珠,她主动断绝了和青丝的联系,不再以青丝为通道,而是神念自守,坠入无边黑暗之中。

    唯有如此,方才不会睁开眉间那只竖着的眼睛。

    唯有如此,方不至于引起天地巨变,反噬自身。

    青丝微蹙眉头,她能感应得到身边李婴宁的变化。

    平时,她是作为李婴宁的眼睛存在,李婴宁通过秘法神通控制着她,通过她的五感来接触外部世界,一旦断绝联系,她自然能感觉得到。

    为什么?

    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青丝有着惶恐。

    不过,现在这情况,她什么也不能做,唯有浅笑盈盈,缓步而行。

    那种气息消散之后,李旦的意志也就变得醒目,宗师强者的意志哪怕是内敛状态,杜睿依旧能够感应得到,他的神念强度和精纯度都不比李旦差,甚至还要更胜一筹,故而,就像李旦对他有着感应一样,他对李旦也有着感应,感觉对方就像是一片汪洋。

    洋洋洒洒,无处不在……

    宗师强者,杜睿并非没有见识过,他甚至和大宗师也有着近距离接触,也曾经和实力不比宗师强者逊色已经点燃了两盏魂灯的法师臧青树生死厮杀,并且,因为相生相克以及一些意外,将对方战而胜之,不过,李旦还是给了他一种威慑感。

    杜睿心里明白,在自己的神魂磨砺得圆润无比没有一丝破绽之前,自己若是和李旦交手,哪怕是有着诡异无比的暗魔真气,多半也不会是对面这人的对手。

    老牌宗师强者,超一流门阀的家主,不容小觑。

    至于李婴宁。

    她断绝了和杜睿的交流,命运之门在识海中忽隐忽现,她却不敢推开那扇门去看看,门后的世界不可描述,不可接触,那是天道轮转的秘密,那是禁忌,哪怕她有着天赋神通,哪怕有着青鸟血脉,也只能远远地隐隐约约地感应,不可能真的去推那扇门。

    如此,其实已经足够了!

    李婴宁感应到了一丝变化……

    十年以来,她所感应到的都是无边黑暗,只能感应到毁灭的气息,便如一潭死水,没有任何变化,那是毁灭意志的体现,那是没顶之灾,找不到任何出路,看不到任何未来……

    而现在,却有了变化。

    究竟是怎样的变化,却无法鉴定,无法感知!

    总之,不可能变得更坏!

    如此,足够了!

    她来的目的已经实现了,杜睿便是那一丝变化,已经确定了下来,要不然,命运之门也不至于在识海中若隐若现,要不然,青鸟也不至于翱翔天地,免得识海崩溃。

    所以,她必须神念自守,沉眠在黑暗之中,不和外界有丝毫联系。

    李旦停下脚步,和杜睿隔着十丈左右的距离,遥遥相望。

    这时候,郑程和李维扬方才停下脚步,他们互望了一眼,眼中都有着诧异,不明白李旦为何停下来,也不明白杜睿为何不出声向前迎接。

    其实,神念之间的纠缠,远比语言交流更真实。

    那一刻,李旦和杜睿虽然没有说话,其实所有的话语都在那一眼中展现无疑,彼此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坐下来寒暄交流之类的不过是浪费时间。

    所以,李旦停下了脚步。

    他向杜睿笑了笑,终于出声说话。

    “年后,还望殿下前来李家庄一聚……”

    杜睿沉默片刻,点点头。

    李旦的意思,他很清楚。

    如果自己答应前往李家庄,那么,自己在邯郸镇的行事,赵郡李家便会全力支持,至于支持到什么程度,便要看李家庄一行的具体情况。

    说了这句话之后,李旦便转身,大踏步离去。

    在他后方的李婴宁,先一步便转过了身,径自离开。

    怎么回事?

    郑程和李维扬再次互望一眼,不知该说什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