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毒妻在上

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696-34676948/

第426章 我不去
    第426章 我不去  

    “拿好传讯符,方渊什么时候去了天南魔域,你就什么时候联系我?!?br />
    苏漓递出一枚用天晶石制作的玉符,苏木一脸茫然地接过。

    怎么突然就扯到少宗主身上了?

    还有,苏九州凭什么认为他会乖乖听话?

    “我也要一个!”

    苏阳突然伸出手,满眼希冀地看着苏漓。

    苏漓看着神色乖巧的苏阳,若有所思地笑笑,同样扔出一枚玉符。

    她不怕这两人反水。

    不过是两个被圣宗长期放逐在外的棋子,根本不受重视,就算拿着她的传讯符回去报信,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更没人会信。

    苏木看着苏阳拿到传讯符,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宝贝一样,不由更加迷茫。

    当!当!当!

    这时,玉虚宗大钟响起三声,而后一道女子清冷的嗓音通关宗门大阵,传遍所有迎客大殿。

    “我乃玉虚宗圣女,方玲!”

    “诸位宗门势力俊杰,请前往茶峰汇合!”

    苏漓目光轻闪,眼见苏纤云等人向外走,她也起身跟去。

    她一走,苏阳立刻狠狠的呼出一口气,眼中闪过后怕,他抬头望见苏木正一脸古怪地看着他,顿时没好气地说道:

    “看什么看?死木头!苏九州那是老妖怪,你知不知道?你居然把什么都告诉了他,要不是她对方渊有点兴趣,我们早就挂了!”

    苏木看了一眼苏阳,转身就往外走。

    苏阳顿时急了,跟上去咬牙道:“你不信我?”

    “你骗的我还少么?”

    “我……”

    “苏九州要是老妖怪,你拿她传讯符做什么?”

    “我不拿不就代表我没用了?谁知道她会不会杀我?”

    “行了,少来扰我心境?!?br />
    苏木脚步加快,留下一脸苦涩的苏阳,喃喃自语:“我就骗了你一次,这次是真的啊……”

    ……

    却说苏纤云三人见苏漓跟了上来,脚步稍稍放缓,待得苏漓走近,苏纤云按照苏蝶音的吩咐,抱拳道:

    “真是抱歉,我等三人并非有意排斥于你,只是因为今年的茶会规则有所不同,须得好好商议?!?br />
    苏漓摇头,“无妨,我等修士何须在意这些旁枝末节。今年茶会有什么不同,师兄可否解答一番?”

    “师妹宽心那是最好的?!?br />
    苏纤云松了口气,师尊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不过苏九州似乎并非像师尊说的那般,需要一个台阶缓和情绪,而是真的不在乎。

    这份心境,倒是难得。

    苏纤云想着,露出笑容:“至于茶会规则,我也是听师尊说的,边走边说吧?!?br />
    “也好?!?br />
    苏漓笑了笑,和三人并肩同行,在后面不远处的苏阳看到这一幕,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动作太自然了,要不是因为之前,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现苏漓的秘密。

    这个老妖怪混进茶会,究竟想干什么?

    “往年仙道茶会,获胜的弟子,都能进入茶树核心凭机缘获取树叶,再交由玉虚宗炒制获得茶叶,用之可永久提升一定悟性,可今年不行!”

    苏纤云一脸可惜,“玉虚宗上一代圣女发疯,生吃了大半树叶还喝茶树之灵大打出手,直接把茶树核心打崩溃了,所以……咱们这年能不能得到树叶,都是一个问题?!?br />
    苏漓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梅若涵真疯了?平白无故对茶树出手,除了破坏仙道茶会,好像没什么其他作用。

    苏纤云忧心忡忡,苏正顿时忍不住说话了。

    “师尊说不用担心,玉虚宗应该往年有不少茶叶留作库存,只是无法进入茶树核心,凭个人气运获取树叶,那决出名额的方法肯定变了,方圣女召集我们,肯定跟此事有关?!?br />
    “我也是这么想的?!?br />
    颇为孤僻的苏文冰闷闷接了一句。

    四人行进不多时,茶峰赫然在望,远远便能看到碧绿色的茶树虚影倒映在虚空中,视线扭曲,好似不在一界。

    “仙道茶树?!?br />
    苏漓眼眸一眯,她也曾主持过仙道茶会。

    这棵树精乃是玉虚宗开山老祖宗留下,不知与老祖宗定下了什么协定,一直以来都留在玉虚宗,每五百年换一次树叶,换下来的树叶炒制后可用来给玉虚宗弟子提升悟性。

    不知多少年后,玉虚宗式微,二十五宗其余势力眼红,商议一番后联手逼迫,玉虚宗掌门无奈妥协,才有了今日了五百年一次的仙道茶会。

    弱肉强食,亘古不变的道理。

    苏漓嘴唇勾起一丝弧度,人已行过两座山峰之间的月形通道,踏上茶峰,远远便看到足以容纳十万人的巨大广场高台上,一个身着纯白色纱裙的高挑女子,面容清冷,孤寂而立。

    “真像她啊……”

    广场中,各方势力弟子汇聚而来,雷元宗一行人中,樊梓桑抬头望去高台,隐隐听见胸口玉牌中传出一声慨叹。

    樊梓桑目光一凝,方玲很像上上代的苏圣女?

    玉牌陪伴他多年,即便老前辈不说,他也隐隐猜到此物怕是与当年圣灵血祸脱不了干系,甚至他暗中修炼的功法,也极有可能是轮回镜中的。

    “苏漓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樊梓桑心中一直存着好奇,而每每想起这个名字,他都会想起小师妹,

    “也不知道小师妹在逆宗过得如何,逆宗那为太上不出意外就是那位神秘女前辈吧……”

    樊梓桑思绪飘远,随着门内众人在广场中落座。

    而在广场距离高台最近的席位中,苏漓亦是坐下,一瞬不瞬地看着高台上的白衣女子。

    方玲感应到目光注视,眸子扫过苏漓稚嫩的脸,没有停留便收了回去,面对二十五宗来人,从容开口:

    “今日我方玲,代表玉虚宗主持茶会,若有无礼之处,烦请诸位多多担待。

    因茶树核心封禁,今年仙道茶会规则经各方商议,略有更改。选拔大比取消,入核心名额取消,改为考验!

    考验共有三关,每一关皆可得功绩,我玉虚宗拿出五十片上品茶叶作为奖励,只有在三关考验中排名前五十名的青年俊杰才能得到?!?br />
    话到此处,方玲眸光一冷,“现在,第一关开始?!?br />
    轰!

    整个广场高台忽然显现巨型阵法符文,在众人惊骇中亮起冲天光柱。

    “是传送阵!”

    不过是小小一个茶会,至于动用如此阵仗?

    苏漓感应到地面阵纹牵引的力量正在积蓄,不禁若有所思。

    苏纤云等人就没那么镇定了,个个面色泛白,忐忑不安,为何师尊没跟他们提及过传送阵。

    不远处,苏阳脸色狂变,破口大骂:“玛德,玉虚宗怎么可能布得了巨型传送阵,我就知道那地方开启之前,根本遇不到好事!”

    方玲听到声音脸色微凝,目光穿透光柱想要看清苏阳的脸,却被一道轻哼震断了视线。

    她脸色一白,正要再看,传送阵却已发动,一阵剧烈的灵力波动后,所有人都消失在原地。

    “那道声音……”方玲柳眉微蹙。

    “玲儿?!?br />
    温和的妇人声音传来,方玲闻言立刻飞下高台,行礼道:“师尊,事情已经办妥?!?br />
    “嗯?!?br />
    眉目慈祥的妇人笑了笑,“我看你有些心不在焉,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样做未免太残忍了?!?br />
    方玲转开话题,不知怎的,她下意识地隐瞒了那一声轻哼。

    妇人笑容不变,看向远处云雾缭绕的山峰,幽幽道:“有些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当年种下的因,而今结出果,都需要二十五宗一起承担?!?br />
    方玲美眸泛出不忍,要说赎罪,应是他们才对,非要让一群千岁不到的年轻人去送死,算什么?

    “你也不要有负担,只是一些漏网之鱼罢了。通道不够稳定,对面骨龄超过一千的也进不去,那是公平的战场,是该让他们经历一番历练,唯有从那里走出,才是未来真正的栋梁之才,否则我青水界……危矣!”

    方玲默然。

    公平?战场上,会有公平二字吗?

    “好了,别再多想,去看看你师姐吧,她马上要去骆宗,这几日心情不太好?!?br />
    方玲行了一礼,化作一抹流光飞到一座满是冰寒气息的洞府中,守在门前的两个弟子见到她纷纷低头行礼。

    “圣女!”

    “圣女!”

    方玲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冰冷彻骨的气息扑面而来,洞府内光线极暗,顶端结满冰棱,像是刀锋刺在上面,反射出森森寒光。

    顺着冰面一直走到最深处,方玲轻车熟路地打开面前足有数百米厚的青金石大门,走了进去。

    气温,再次下降。

    连呼出的水汽都会瞬间变作碎冰掉在地上,方玲不得不撑开护体元盾,才勉强走到满是粗大锁链前。

    锁链中,一个面容枯槁,满头白发的女子僵坐其中,好似已被冻成冰雕,一动也不动。

    “梅若涵,我来看你了?!?br />
    方玲声音颤动,说不清是被冰的,还是心疼。

    听到这个名字,冰雕般的女子有了一丝反应,微微抬头,透过满头白发露出一双眼窝深陷的眸子,没有说话。

    方玲深吸一口气,蹲下身传音道:“骆大哥已经准备好了,下个月就救你出去?!?br />
    听到这句话,梅若涵总算有了一丝反应,干裂的嘴唇动了动。

    “我不去?!?/div>
【网站地图】